欢迎进入东莞天溪电子元件有限公司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
+86-769-87795279
行业新闻
疫情过后,电子烟行业还有发展前景吗?
时间: 2021-01-11 20:19
突发的疫情,成为消费者与消费品之间巨大的鸿沟,凡是以兜售体验为消费手段的生意都遭受了重大打击。电子烟以成熟的产业链、近乎垄断全球供应格局,一度成为风口行业遭资本热

  突发的疫情,成为消费者与消费品之间巨大的鸿沟,凡是以兜售体验为消费手段的生意都遭受了重大打击。

  电子烟以成熟的产业链、近乎垄断全球供应格局,一度成为风口行业遭资本热捧,又随着网上禁售等一系列管控降至低点。更没想到的是,电子烟企业为自救开的“打造民族品牌”、“扩大税基”、“规范自律”等利好良方还没来得及为企业续命,就遭遇了2020年开年疫情,让本来就压抑的运营态势雪上加霜。

  2月25日,新媒体爆出电子烟品牌福禄(FLOW)欠薪和暴力离职的负面消息。其员工透露FLOW线下出现部分专卖店运营困难。疫情导致产品生产近乎归零,难以供应线下店铺补货,新生店铺开业不久就面临无货可卖的状况,一线员工只能自掏腰包从市场买货补贴客户,而企业资金链吃紧迟迟开不出工资。而后CEO朱萧木回应舆论时,也直言面临资金困境。

  据新媒体公布的电子烟品牌2019年度排行榜显示,FLOW在同行业位列第四。这样具有较强实力和知名度的头部玩家被曝负面,道出电子烟行业从业者普遍面临的窘境。

  线上遭封杀、线下遇疫情,电子烟将何去何从?

  线下布局遭遇疫情冷冻

  目前,中国已有近300万的电子烟从业者,资本的涌入更让这一行业在2019年成为“明星风口”。2019年11月1日,中国烟草专卖局发布“线上禁售令”,给一路狂奔猛进的电子烟企业踩了一脚急刹车,头部玩家们大伤元气,纷纷掉头向线下转移,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实体店铺布局。

  做实体店铺抢占线下市场、花重金培养用户习惯、花样扶持代理商运营,以期在不久的未来汇聚实力在线下拼杀出一条血路......这是所有电子烟企业规划的发展蓝图。悦刻提出“做1/10000的悦刻”概念,并启动2000万元基金、推出7项举措帮扶零售门店度过难关;雪加推出的类似于共享充电宝的自动贩卖机项目,以低投入、高回报、合法规、更便捷的口号吸金纳投;唯它推出的千城万店计划,CEO刘东原发圈称一个月内在全国已有千家门店。且不辨真假,CEO们激烈的舆论表态已经透露出电子烟企业在线下布局的白热化状态。

  谁知疫情突至。

  新冠肺炎爆发致使电子烟工厂生产停摆、市场上现存囤货遭到物流封锁、烟弹得不到持续供应保障,失去耐心的消费者纷纷“出坑”,营业额跳水式下跌。

  电子烟品牌多依赖代工厂供货,疫情之下代工厂生存自顾不暇,许多代工厂开始私下抛售囤货以求自保,造成电子烟品牌对线下售卖约束力减弱。有经销商表示,现在好多品牌方没有货,但自己却可以从加工厂拿到稳定货源。

  疫情之后就是春天?

  疫情突发加速电子烟行业颓势,但疫情过后行业恐怕依然要面对一地鸡毛。

  一是经过此次肺炎疫情,消费者会更加关注自身健康,尤其是肺部健康状况,而电子烟到底对健康影响几何至今没有定论,消费者求全心理会成为销售阻碍;

  其二电子烟自出品之初就有“荷尔蒙消费”的基因,部分品牌以年轻人猎奇心理为入口,大炒青春概念,甚至以夜店、轰趴、娱乐等元素加持。经过疫情隔离,许多年轻消费者难以体验激情因素,好不容易培养的用户群体也因购买烟弹麻烦、缺少氛围影响、消费热情趋于理性等因素而慢慢减少。例如某电子烟企业线上封禁后做起了微商,通过微信客户群进行分销。疫情爆发之后,客户线上线下均无货可购,以口味和口感形成品牌壁垒的烟弹又互不兼容,导致500人左右的客户群流失近一半。

  其三是越来越逼近的监管压力。

  电子烟行业上行时的“野蛮生长”空间来源于政策不确定性,目前的存亡压力也来源于政策的不确定。疫情属于意外情况,行业的未来还是取决于规则如何定。

  规则变了,“游戏”就变了。无论是采用医用级配方调制烟油还是自建实验室确保烟弹质量或是强调未成年人保护明确企业责任,其目的都是为了符合“政治正确”。但各企业在销售端的“点满技能”和舆论端的“花言巧语”,很难动摇决策层对行业的监管意图。

  2019年11月1日的两部门通告中明确“电子烟是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坊间传言电子烟将作为传统烟草一部分纳入专卖制度管理,但在具体的法规细则还没出台之前,电子烟命运还悬而未定。

  怎么选都很难

  头部的电子烟企业大多定位为品牌公司,轻资产配置和强品牌辨识度使得企业抛却品牌等于自绝经脉,带着品牌却又难以转型,电子烟企业在保全品牌价值和获取生存空间之间陷入两难。摆在相关企业面前的出路,能够看清楚的大概只有“出海”和“招安”两条。

  出海算是传统路径。中国供应着全球90%以上的烟具和烟弹量,但大多以代工形式出口,品牌占有量并不高。目前,各国对电子烟态度褒贬不一,英国可以把电子烟卖到医院,而如新加坡早在2016年就宣布电子烟禁令。数据显示,当前全球电子烟主要市场在欧美,2017年全球电子烟消费前三大市场是美国、英国和意大利,分别占据全球电子烟销售额的48.2%、13.7%和7.2%。因此以自有品牌出口宽松管制的国家,是目前局势下最有利的选择。

  “招安”则是一条充满风险的路。我国电子烟消费仅占全球6%左右的市场份额,国内电子烟产品市场渗透率仅1%,中国巨大的市场空白令人心动,也是企业谋求被中烟“招安”最大动力。但“招安”市场能容纳的品牌和企业数量有限,必定要筛选掉一大批企业;“招安”之后,前有传统烟草挤压,后有IQOS追赶,电子烟企业能不能继续以自有品牌发展、自主经营权有多大,如何去配合中烟在全国的销售和生产布局,都充满变数。

  不论选择哪条路都意味市场格局颠覆式的改变,疫情之后几百家电子烟品牌企业将会迎来“洗牌”,经过冷却后的业态预计将淘汰一部分前期烧钱铺就线上或线下的玩家,暂时留下那些产能转换灵活、销售端口多样、研发系统完备的强抗压企业。

  以上便是小编为大家介绍的关于疫情过后,电子烟行业还有发展前景吗?的相关内容,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电子烟内容,欢迎点击:疫情之下的电子烟行业两极分化:有人捐款 有人裁员

Copyright © 东莞天溪电子元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72843475
全国服务电话:+86-769-87795279   传真:+86-769-87795527
公司地址: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裕丰管理区金河工业一路